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之寻的博客

找回自己,做一个永远开心、快乐的人!

 
 
 

日志

 
 

大衣哥在村里做好事就是这回报?  

2015-02-23 23:07:12|  分类: 社会视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丁丁 发布人:lgqxxy

大衣哥在村里做好事就是这回报? - 心之寻 - 心之寻的博客

  大年初一陪父母、妻子、孩子在家看电视,《焦点访谈》是我很爱看的节目,尤其是春节初一的《焦点访谈》自然得好好看看。今年春节的《焦点访谈》节目将要播出的是《中国人的活法》,第一期节目遴选的主人翁竟然是丁丁特别喜欢的农民歌手大衣哥朱之文

 

  相信大家看过这期节目之后,大家都会和丁丁一样感到气愤,成名后的大衣哥朱之文,确实是应该有了一点钱,但他没有忘本,在一期拍卖大家救助贫困家庭的一期节目上,在利用自己的名气拉到了51万元的拍卖款之后,他又自掏腰包捐助了10万元,作为来自农村的歌手,为村里出资翻修幼儿园、买健身器材、解决灌溉用电、出资修路。对于如此有爱心懂得回报的大衣哥,有些村民说:这对他是九牛一毛,要想叫俺说他好,就为庄上每人买辆小轿车、一人给1万块钱,谁都说他好。

 

  看到这里,相信没有谁不气愤的,没有谁不为大衣哥朱之文抱不平的。是的,大衣哥朱之文确实是成名了,也有了一点钱,但他有义务要为家乡捐款吗?没有义务吧,但他却尽自己的能力不断的为家乡做好事,为老百姓做好事,这说明了大衣哥朱之文是一个不忘本的人,体现出了中华民族最传统的美德,应该值得我们肯定,就从这几项捐款来看,就已经高达75万元了,而他自己呢?还住在农村,在住在那个小村庄里,依然在种地,喂着鸡,依然是一个典型的农民,既没有属于自己的高档轿车,也没有属于自己漂亮的房子。如果大衣哥将这75万元用来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是不是天经地义?虽然他过不习惯城市的生活,但他可不可以在农村修缮好自己的房子呢?是不是同样可以买上好汽车呢?至少可以不让自己的妻子再干农活了吧。想想我们自己,挣钱之后会干什么?至少是先改善自己的生活吧,是先把自己想要的生活达到之后才会考虑做善事吧。

 

  可是,大衣哥朱之文首先想到的了要回报自己的家乡,用自己的力量为村民尽量的做一定的好事、善事,作为大衣哥朱之文的家乡人,应该为家乡能有如此之有善举之人感到高兴吧。现在,竟然有人还嫉妒他的钱多,做的好事太少了,应该给每人都买上轿车,并且每人一万元,这样才会说他好。

 

  原来要你说大衣哥朱之文好,竟然要用钱,否则你就不说他好。那你说他好对他有什么好处吗?你说他坏难道就能影响他的事业和前途?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在中国,这样的人其实很多,大家看看自己身边的人,自己不努力挣钱,整天就嫉妒着别人有钱,别人条件好,而且整天幻想着别人家出事,把别人的好心当作驴肝肺,资助他认为是天经地义,从来不知道感恩,今年帮助他了,如果来年不帮助他就说怪话,借钱从来不知道还,自己有钱就是大爷,难道别人的钱就是天上掉下来的?有钱就应该给你花?你是残疾人吗?你是智力低下吗?你是生病无钱医治吗?你是老无所依吗?如果你不是这类人,你有什么资格要求别人送你车送你钱?大衣哥朱之文应该遇到的就是这样一类人。

 

  所以,大衣哥朱之文不要为这些人的话放在心里,好好的过好自己的日子,只有首先让自己过好日子,首先让自己不需要别人的帮助,就是为国家和社会做贡献,因为至少没有让自己成为国家和社会的负担。而做公益要在自己的生活质量不受影响下才去做,如果影响了自己现在和未来的生活质量,先要满足自己,因为你不是救世主,你也没有义务。所以,做公益只能尽自己的努力,至于别人怎么说就让他们去说吧,自己对得住自己的良心就行了。成名不是你的错,因为成名而获得更多的收入也不是你的错,因为你为此付出了太多的努力,你只不过是把握好了机会,而你之所以能够把握好机会是你努力的结果,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回报,你无须看别人的眼色。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